希望我们昂首离开的时候,山河无恙,幸福徜徉

希望我们昂首离开的时候,山河无恙,幸福徜徉

时间:2020-03-31 01:5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没有从天而降的天使,只有逆行而上的英雄。一个多月前,他们主动请缨,迎难而上,驰援湖北;一个多月后,他们拒绝撤离,再次请战,“疫情不退,我们不退!”重庆第八援鄂医疗队全体队员的这一举动让人肃然起敬。为了夺取全面胜利,白衣天使们誓要坚持到最后一刻。

初心如炬,使命如磐。正如天使日记所写,“希望我们昂首离开的时候,那一刻山河无恙,幸福徜徉;那一刻,春暖花开,蝴蝶自来。”

这是“满月头”,预示着“好兆头”

3月17日 星期二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 多云

陈思齐 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医生

3月17日上午,海南省第六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总领队顾硕到武汉协和医院西院,看望慰问我们这支由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、海口市妇保健院、海南省第五人民医院、昌江县中西医结合医院、乐东二院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小分队,并与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九病区科室主任交流、讨论病人救治情况,了解隔离病区分工情况等。

顾硕书记通过清洁区穿上防护服,与海南省第五人民医院的吴晓强医生一起进入了污染区,慰问这里的医护人员,近距离了解仓内医生的日常工作,详细询问患者的病情,叮嘱我们要仔细查房熟知病人病情,做到每个患者的病情都要心中有数。

过两天就是我们到武汉一线“满月”的日子,作为一名“老”外科医生,顾硕书记居然亲自操刀,为队员们理发。他笑着说这是“满月头”,预示着一个“好兆头”。

今天是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九病区忙碌的一天,出院患者最多。一位即将出院的阿姨,得知出院消息后激动地对我们说:“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们,我爱你们。”虽然这位阿姨一家三口都不幸感染了新冠病毒,但幸运的是,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,这位母亲和儿子已经成功治愈,虽然老伴暂时还不能一起出院,但是她说,她相信我们一定能让她和老伴团聚。

其实,对于我们医护人员而言,患者一句简单暖心的话就是最好的礼物,也是最好的“加油站”。

随着更多的患者出院,我相信胜利的曙光在一点一点靠近,我们最终会打赢战役,只盼病退风清日,皆是万木春,我们会“琼”尽全力与武汉人民共进退。

3600公里驰援,西藏老乡为援鄂医疗队送来了生活物资

3月17日 武汉市第一医院 多云

郑侠 鼓楼医院江北分院消化科主管护师

3月16日下午,屈峰主任接到通知,西藏墨竹工卡县为南京市援鄂医疗队捐赠的价值百万元的生活物资,经历8天的漫长运输,从拉萨火车站西站到达武汉。

第二天一早,屈主任带着我和陈飞一起到武汉市滠口货运仓接收物资。在去的路上,我特意上网查了下:“2018年10月,墨竹工卡县退出贫困县(区)。”

屈主任告诉我们,今年是南京对口支援墨竹工卡县的第25个年头。25年来,宁墨两地人民共同书写了一曲曲华丽乐章,结下了深厚的友情。

新冠疫情发生后,南京援鄂医疗队深入疫情一线,虽然墨竹工卡县刚刚脱贫,但是5.6万墨竹人民一直牵挂于心。这批物资承载着墨竹人民对南京援鄂医疗队、对武汉人民的关心和祝福,希望我们能早日取得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胜利。

除了向南京市援鄂医疗队捐赠生活物资外,墨竹工卡全县干部群众还自发为湖北武汉捐款192.16万元,表达对湖北人民的支持,以及上下齐心、团结一致战胜疫情的决心。

我们在现场看到,共计54.76吨的生活物资已整齐地放在车厢里。这些带有高原特色的物资可以装满5辆货卡,物资里有牦牛肉、奶片、奶渣饼、牛奶、矿泉水等。捐赠物资上贴满了暖心的话语:“湖北加油!黄石加油!”“你们辛苦了!”“等你们回来!”……读来让人深受鼓舞。

清点、收货、装车,每一个流程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在这里,感谢武汉市铁路局动车组的20名突击队员,他们在艳阳下,花费了6个小时,装满5辆卡车。

到达驻地酒店后,我们又花了5个小时,把货物卸完了。虽然大家很辛苦,但是没有一位队员叫苦叫累的。屈峰主任说:“墨竹工卡县有德仲温泉、日多温泉、思金神湖等享誉区内外的自然景观,等疫情结束,我一定要去墨竹看看”。

喝着甘甜透心凉的西藏冰川水,我们感受到墨竹工卡县人民暖暖的爱意,明天要养精蓄锐,准备下一场战斗了。

“武汉,再见!我一定还会回来”

3月17日 武汉汉口医院 晴

刘贺芳 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

援鄂近两个月,回想在来时航班上的情景,一切恍如昨日。还记得姚队说要保证全队人零感染平安返回,现在我们都做到了。

想起第一天进病区前的信心满满,到出病区时因为担忧病人而忐忑不安,看着病人因为供氧系统没跟上血氧疯狂往下掉时的无力感,看着已经垂头丧气的病人……幸亏,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,我们带着病人挺过了最艰难的两星期,然后开始了漫长的“甜蜜期”。每天看着一个个病人转危为安,看着病人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,不停收到病人及家属的感谢信,我们觉得一切都值得。

我由衷感谢病人,感谢他们对我们的肯定、夸赞,尤其记得18床胡芬阿姨那句“你们是真正有医德,素养很高的白衣天使”。阿姨刚转入时抢救的情形还历历在目,能一步一步见证患者由昏迷不醒到下床锻炼,从上无创呼吸机80的血氧到脱氧自己吃饭,是我的幸运。

因为亲身体会,我更能感同身受武汉医护人员的不易。我们来之前,他们每天都是12小时超负荷运转。有次带病人做CT检查,和医院的一位支助聊天,得知她之前被感染,刚刚痊愈回来上班。我差点忍不住自己的眼泪。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。

我们能毫无顾虑,全心全意奔赴病区,离不开后方医院无微不至的关怀,社会各界的鼎力相助。我们入住的酒店工作人员,近两月无休,每天不厌其烦的满足我们各种要求,提供各种生活保障。还有公交车司机们,24小时为我们服务。这些本该感谢的、默默在为这场战争做奉献的普通市民,却反过来感谢我们。

战斗即将结束,我们的任务圆满完成。即将告别这座城市之际,竟还有许多不舍,我想我以后一定还会回来,回来重新认识这座城市,回忆在这里经历的点点滴滴。我会告诉家人,我喜欢这座城市,我对这里充满感情,因为我为这座城市的苏醒,尽过绵薄之力。

工作中的新发现,缩短了治疗时间

3月16日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 多云

宋飞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外科专业护师

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这是一次义无反顾的出征,有一种付出叫做忠诚,有一种行动叫做坚守。来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已经38天了,心情越来越放松,但防护从不松懈,工作越来越自信,但细节绝不松懈。

最近,病房内有很多做雾化患者,上午加下午加起来最多的时候能达到20多位患者,大大增加了工作量及工作时间,同样也会出现本班次难以完成当班次的治疗任务。

我们病区做雾化大致需要准备的用物有:紫外线灯、面屏、普通雾化装置、雾化标示牌、眼罩,需要做雾化期间要在紫外线灯的照射下进行,做完雾化后在照射30分钟紫外线即可,稍后加起来时间在40分钟到1小时,总的目标就是防止雾化中产生的气溶胶,因为普通雾化装置是面罩式,面罩两侧有两个圆孔,通氧后通过圆孔处喷出大量雾气,隐形的在空气中形成大量气溶胶。

今天在工作中,发现另一种雾化器装置经过改装后,解决了这一问题。在原雾化器上端放上橡胶手套,用皮筋固定,做雾化时就应形成了可循环空间,不漏气,通氧时手套可鼓起来,患者可做吸气和呼气均在口嘴及雾化器及手套内进行,鼻部用口罩遮盖,也可以用嘴深吸气鼻子呼气,有口罩遮盖,两种办法同样可将气溶胶形成降到了最低,甚至为零,缩短了治疗总体时间,减轻了工作量。

疫情无情人有情,细节决定失败,心态决定心情,在工作中摸索细节,希望患者朋友能早日康复出院。

(王祝华 金凤 科技日报记者 叶青 王延斌 通讯员 符王润 简文杨 李饶尧 王文斐)

加载更多>> 责任编辑:李俊霞